招商加盟热线:

2

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

被抛弃第365天!它还是成了别人的狗:傻孩子,别等了......-瘦肉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1-11-01 15:11

html模版被抛弃第365天!它还是成了别人的狗:傻孩子,别等了......|瘦肉|咸鸭蛋|流浪狗|家犬_网易订阅

“这样下去会死的......”

韩国马罗岛,天寒地冻,北风刺骨。

村民们望着海边礁石上一个“小黄点”,唉声叹气。

走近细看,那竟是一条狗。

这是我见过最“作死”的狗??

巨浪滔天,海水浇得它全身湿透,它却连躲都不躲,赖死不走。

狂风暴雨,人畜都急找藏身之地,它偏要缩在岸边,瑟瑟发抖。

人们也不是没救过它。

小哥开了一个肉罐头,把隔壁几只家犬都馋得口水直流。

它却头都不回,见人如见鬼。

村民大叔想带它回家,虽不是啥豪宅,也好过风餐露宿吧?

它倒好,拔腿就跑回了“狗窝”。

这哪是窝?明明就是个坑,无遮无挡,刚够容身。

村民大婶心肠软,唤着它:“大黄,快走吧,这样会死掉哦!”

大黄只是转了转头,岿然不动。

它不是不想走,只是它等的人,还没来。

这是大黄守在岸边的第365天。

一年了,它每天就只做一件事:爬到最高那块礁石上,望着海。

毛发湿透,它就使劲甩干,顶着狂风,挺着胸。

天气恶劣,它要拼命死守,冒着凛寒,昂着头。

要干净,要挺拔,要竖起尾巴,要精神抖擞。

“这样,你回来时,就能马上认出我呀!”

大黄痴痴地看着远方,它一定又想起了那个盛夏??

我本是一只流浪狗,没爹没娘,无名无姓。

在我快饿死时,爷爷奶奶救了我。

他们给我好吃的,还给我取名大黄。

你知道吗?

我听别人说,有了名字的小狗,就不用再流浪了。

每天下午,我都陪着爷爷奶奶钓鱼赶海,我想啊,大黄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狗狗。

傍晚,夕阳像一颗大大的咸鸭蛋,真想一口吃掉啊,但我不舍得。

我要留着和爷爷奶奶,明天一起看。

但日出时,他们却不见了。

10天、50天、100天......人人都说我被“遗弃”了,要喂我罐头,想带我回家。

我才不信!爷爷奶奶一定会来接我的!

但你们怎么还不来啊?大黄已经等了好久了......

没事,那我就再等一下吧。

这一等,就是整整一年。

礁石陡峭湿滑,大黄忘了自己摔过多少次。

但每一次,它都会匆忙爬起,生怕错过什么。

每一天,大黄都会舔顺毛发,昂首挺胸,神气得像座小灯塔。

因为它想主人看到,这一年,大黄很乖很听话。

即使它已没有家。

人们难以理解,为何爷爷和奶奶那么狠心,弃它而去?

一位村民翻到了爷爷的手机号码,打过去,居然通了。

“大黄对不起啊......”

原来,爷爷一直缠绵病榻。

那夜,他情况急转直下,性命攸关,奶奶只能匆匆带他离岛求医。

住院时,爷爷唯一的念想,就是赶紧痊愈,返岛接大黄回家。

但人老了,心里有数......

电话那头,传来了爷爷温柔的许诺:“大黄,等我好了,我就来接你。”

然而,人们却怕大黄撑不到那一天了。

常年露宿海边,大黄早已营养不良,一个大浪扑来,它险些被卷走。

更可怕的是,大黄一直被霸凌。

每天,岸边散养的家犬都追赶它、欺负它,成群结队撕咬它。

它们一直把大黄逼到礁石的崖边,再退一步,就是汹涌大海。

一个阿姨解释道:“家狗看不起流浪狗,所以要把大黄赶走。”

但大黄从不承认自己是流浪狗。

它和恶犬对吠、厮打,即使被逼到海里,它也一直昂着头,像在说:

“我有名字,我有主人!”

但回头一看,海面空无一人,自己已遍体鳞伤。

鲜血从它的脚底流出,又被咸咸的海水冲散,每走一步,尖尖的礁石都插进伤口。

大黄,一定很疼吧?

村民们于心不忍,决定营救大黄。

但第一次救援,他们就输得一塌糊涂。

由于对陌生人极度不信任,大黄闻声便逃。

再加上礁石崎岖不平,营救小队根本连狗影都追不上。

一番折腾,村里几位大叔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,摇着头说:

“我淦,抓个毛啊!”

“给老子拿枪来!”

只见大叔拿出麻醉枪向大黄靠近,咻??

一击即中。

但眼前的一幕,却惊呆了在场所有人。

中枪后,大黄不但没有回头,反而是朝着人群冲去。

它竭尽全力跳过沟壑,不顾疼痛穿越岩崖,它咬着牙撞破人墙,猛地朝着村里奔逃。

它要去哪?

人们赶紧跟上,穿过半个村子,终于找到了大黄。

药效发作,它四肢已经麻痹,只见它摔下又爬起,爬起又摔下。

?

最后,它倒在一处废墟前。

“这是爷爷奶奶的家。”一位村民悲叹。

人们这才明白,在中枪的一瞬,大黄以为自己要死了。

意识开始模糊,双腿渐渐无力,它告诉自己:跑快一点,再快一点,来不及啦!

它用尽最后一口气,爬回了家。

老家残败,荒草丛生。

唯独角落里,一间小犬舍的四周开满了野花。

“爷爷奶奶,大黄回家了......”

夕阳西下,它的眼睛缓缓合上。

“傻孩子,麻醉过去啦。”

大黄醒来时,一个穿白衣服的人站在眼前。

“它外表看起来很好,只是有点皮外伤和寄生虫,是一只健康的狗狗。”医生说道。

这是天堂吗?

大黄疑惑的黑眼睛看了一圈,认出了一个人。

“这不是要‘杀’我的大叔吗?他也死了吗?”大黄歪着头。

如果这是天堂,那大叔就是心软的神。

是他领养了大黄。

他给大黄准备了一个豪华狗舍,每天要拿湿毛巾擦好几遍。

他买来最好的瘦肉,细细切碎,煮成又香又浓的狗粮。

这一次,大黄没有逃。

它吃得津津有味,大叔粗糙黝黑的大手轻轻抚过后背,很暖很暖。

大叔向它许诺:“等你好一点,我就带你去看爷爷奶奶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大黄站得笔直,竖起耳朵,它知道,大叔一定说到做到。

只可惜,爷爷却食言了。

有网友透露,今年夏天,爷爷走了......

原来有些人,这辈子我们已见过最后一面。

如今,大黄和大叔生活在一起,每天傍晚他们都会去海边坐上一会。

大黄还是昂首挺胸站在礁石上,远方,夕阳像一只咸鸭蛋。

“爷爷会想我吗?”海风没有回答。

狗狗的一生很短,短得只够用来铭记和等待。

铭记你给它的名字,铭记你对它的诺言。

可惜我们总是常常食言,说变就变。

但没关系的,它会等。

就算用尽这一生。

图片丨网络

责任编辑丨蜜糖

编辑丨快乐小神仙

关注我,分享全球独特的生活方式与人物故事

相关的主题文章: